资治通鉴职场智慧:破格的事情需要假借民意!

2019-9-11 仇大律师 权谋分享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第98卷 晋纪20

【原文】赵新兴王祗即皇帝位于襄国,改元永宁。以汝阴王琨为相国,六夷据州郡者皆应之。祗以姚弋仲为右丞相、亲赵王,待以殊礼。弋仲子襄,雄勇多才略,士民多爱之,请弋仲以为嗣,弋仲以襄非长子,不许;请者日以千数,弋仲乃使之将兵。祗以襄为骠骑将军、豫州刺史、新昌公。

【译文】后赵国新兴王石祗在襄国即皇帝位,改年号为永宁。任命汝阴王石琨为相国,占据州郡的六夷将领们全都响应他。石祗任命姚弋仲为右丞相、亲赵王,以特殊的礼遇对待他。姚弋仲的儿子姚襄,英勇过人,多才多谋,士人百姓大都喜爱他,就请求姚戈仲以他作为继承人。姚弋仲以姚襄不是长子为由,没有同意,但继续前来请求的人日以千计,姚弋仲于是就让他统领军队。石祗任命姚襄为骠骑将军、豫州刺史、新昌公。

【解析】先说下人物的背景,石祗是十六国时期,后赵的最后一任皇帝,姚弋仲对其有拥立之功。而姚襄是姚弋仲的第五个儿子,无论从大到小,还是从小到大,怎么都轮不到姚襄成为继承人。但是姚弋仲为了平衡孩子之间的权力继承斗争,采用了更加隐蔽的手腕:

一、为什么拥立姚襄

1、革命友谊

姚襄凭借自己的能力跟随自己的老爹姚弋仲南征北战,在斗争中,形成了固定的合作关系,大家都成了一个派系,如果姚襄不能够成为未来的领导,所有下属的利益都有可能被清算,所以,大家为了自己稳定的未来,必须推荐姚襄上位,稳定团体的预期利益。

2、个人能力

姚襄“雄勇多才略,士民多爱之”,这个记录说明三点,有勇力,有智谋,有施恩。下属选择自己追随的对象,尤其是在乱世,个人能力非常重要,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够带领下属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。作为下属,选择这样的主人,越早的表达忠心,越有拥立之功。

3、老爹暗示

士人和老百姓第一波请求立姚襄为嗣子,这时候,其实就是一种逼宫状态,这是对权力意志的最大侵犯,姚弋仲如果没有暧昧的暗示的态度,大家不会一波波的过来请愿,不然姚弋仲直接杀几个人,立即就没人敢这么做了。核心的就是,大家都猜透了姚弋仲的心思。

二、暗中传位手法

1、借民意

这是第五个孩子,其余的孩子都有一定的能力,如果作为老爹一意孤行,强行的把姚襄立伟嗣子,那么家庭就分裂了,自己的事业还没有大的作为,内部就开始搞分裂了。只能利用所谓的民意来给自己一个摆脱伦理的借口。现代社会都是如此,所有的民主都成了破例的外衣。

2、借上意

后赵皇帝直接封了姚襄为“骠骑将军、豫州刺史、新昌公。”很明显,如果不是姚弋仲背后请求皇帝做出这样的任命,那么皇帝就是故意在挑拨姚家的内部矛盾,但是此时后赵皇帝石祗造反上位,需要姚家的支持,所以,我们可以断定,姚弋仲是同意皇帝这样做,借助外部力量,弹压内部。

3、借实力

给不给具体的名分,并不重要,在什么时候兵权都是大事。此时姚弋仲把自己军队的统领权给了姚襄,可见,姚弋仲已经把实际的上位置给了姚襄。为什么此时没有给姚襄一个具体的名分呢,其实还是在内部做出一个缓和,让大家都面子过得去而已。但是军权交出,聪明人都明白了。

三、给我们的启示

1、权力争取没有回头路

如果挑动士民请愿的是姚襄自己安排的,那么也就没有了回头路,向父亲逼宫夺权,如果失败,后继者一定不会留着他。如果请愿不是姚襄的意思,那么就是把姚襄放在火上烤,姚襄做不做都要做,不然,后继者也是不得不除掉姚襄。所以,夺权没有回头路,不成功则成仁。

2、任何时候实权更重要

名号很重要,但是实权更重要。权谋家从来都不是把虚名放在第一位的,都是把实权放在第一。所以,姚弋仲没有在名号上确认姚襄的位置,但是从实权上已经做出了选择,把兵权交出,实际上就相当于暗中交出了名号,大家都心知肚明,有实力还怕没名号吗?

3、危险永远来自替代者

姚襄是不是就是顺理成章的就成了姚弋仲的继承人,走向权力高峰了呢,真实的历史并没有让他走向历史前台,而是他的弟弟姚苌,姚襄死于前秦之手,后来姚苌称帝为后秦的开国皇帝,我们不排除,就是姚苌暗中设局,借助敌人之手害了自己的哥哥,自己谋取位置。

经过上述的分析,我们能从中学到,任何事情,如果想突破既有的惯例或是规范,自己拍板的风险都是最大的,要学会利用内部民主,学会利用外部意见,或是专家意见,来形成合理性的论证,然后不要一步到位,而是分步骤的走走试试看,这样给大家一个接受的理由,一个逐步的适应期,用来缓冲矛盾。

标签: 适应期 缓冲期 假借民意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