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历史上的九大权谋术

2014-9-16 仇大律师 权谋文摘

“在我们的历史里横躺着我们未来的秘密。”对历史的梳理和解读不是为了消遣和娱乐,而是为了烛照我们的今天和明天。我们总结中国历史的九大权谋术,旨在以古为鉴,警示今朝,昭示未来。

阴阳之术

在权谋领域,阴阳之道讲的就是表和里的关系。从狭义上讲,权谋领域的阴阳之术就是“以表盖里”之术,以阳饰阴,用表面的阳隐藏本质的阴,用表面的现象迷惑对方、保护自己。

《三国演义》里谈到的刘备阴以谋曹操而阳以结之的故事,足以给我们解释什么叫阴阳之术。

曹操和刘备诛杀吕布之后,回到许昌见汉献帝,汉献帝认刘备当了皇叔。曹操下属劝曹操篡位以行“王霸”之事,曹操为了试探人心是否归附自己,于是设计进行围猎,想在围猎过程中观看动静。

在围猎中,曹操借天子的箭射死了猎物,人们误以为是天子所射,于是向帝高呼“万岁”。曹操纵马而出,挡在汉献帝面前接受人们的欢呼,关羽大怒,要上前斩曹操。刘备急忙示意不可。刘备欠身向曹操称贺道:“丞相神射,世所罕及。”回来之后,关羽问刘备,曹操如此猖狂其君罔上,怎么不让我杀了他?刘备说,怕一旦杀不成曹操,反而伤了天子,并且害了我们自己,“且宜秘之,不可轻言。”他告诫关羽,要秘密图之,不能轻易对别人说。

汉献帝写了个血诏藏在衣带里给了国舅董承,让他想办法除掉曹操。董承把刘备请来,让他入伙。刘备便在义状上签字画押,共同反曹,并说:“切宜缓缓施行,不可轻泄。”

刘备暗中和董承相约反曹,表面上却装出胸无大志的样子,学老百姓在园子里种菜。关羽和张飞也被刘备的阴阳之术迷惑了,责备他说:“兄不留心天下大事,而学小人之事,何也?”

曹操看到刘备种菜为乐,对他比较放心;但是,又深知刘备素来长于以柔克刚,就借青梅煮酒之际敲打刘备。刘备随机应变,没有露出马脚。之后,刘备恐怕事情泄露,就以截击袁术为由带着兵马逃了出去。刘备之所以能够“撞开铁笼逃虎豹,顿开金锁走蛟龙”,靠的正是他的阴阳之术。从“阴”来说,刘备签署了“衣带诏”,心中想的是杀曹操为民除害;从“阳”来看,刘备还与曹操青梅煮酒纵论英雄,将真实意图瞒了个结实。

虚实之术

所谓虚,就是没有;所谓实,就是有。需用实的时候就用实,该用虚的地方就用虚。掌握了虚实之术,就掌握了有无之道。

在中国近代史上,曾国藩是一个深谙虚实之术的人。曾国藩早年仕途得意,十年七迁,从七品迁为二品大员;后来,太平天国起义,曾国藩办起了地方团练,并发展壮大为湘军,成为倍受清政府倚重的力量。同治三年,曾国藩率湘军攻陷天京,太平军失败。当时国家动荡,人心思乱,曾国藩手握重兵,若有异志,也是可以为之的。但是,曾国藩在手握重兵之际,选择了自剪羽翼、上疏自请撤军的道路。清政府奏准裁撤。

曾国藩靠部队以军功起家,功成名就之后,又主动上疏裁撤军队,从他这一发一收之中,可以看出是一个精通有无之道的人。从当时的形势来看,没有部队,就绝不可能在太平天国之战中脱颖而出,所以,曾国藩极力发展部队,利用“有”来谋求自己的进步,被清政府授以两江总都之职,并以钦差大臣督办江南军务,可谓一时间权倾内外;在太平天国失败后,曾国藩通过上疏裁军,显示忠心,消解了清政府对他的猜疑和忌惮,赢得了慈禧对他的信任和进一步赏识。紧接着,清政府曾国藩为一等勇毅侯,使其成为清代以文人而封武侯的第一人。正是凭借着“无”,曾国藩才进一步实现了“有”。可以说,只有像曾国藩那样参透有无,熟练运用虚实之术的人,才能安然渡过盛名之下的后半生并得善终。

迂直之术

迂,就是迂回;直,就是径直。迂直之术,简单得说,就是要学会化直为迂,以迂为直。

“隆中对”的内涵正是“以迂为直”。

刘备三次拜访诸葛亮才见到他,就向他说:“汉朝的统治崩溃,董卓、曹操这些奸臣先后专权,皇帝蒙受风尘。我不敢衡量自己的德行能否服人,估计自己的力量能否胜人,而想要为天下人伸张正义。请您告诉我有什么好的办法呢?”

诸葛亮回答:“自董卓已来,豪杰并起,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……今操已拥百万之众,挟天子而令诸侯,此诚不可与争锋。孙权据有江东,已历三世,国险而民附,贤能为之用,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……将军既帝室之胄,信义著于四海,总揽英雄,思贤如渴,若跨有荆益,保其岩阻,西和诸戎,南抚夷越,外结好孙权,内修政理;天下有变,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,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……诚如是,则霸业可成,汉室可兴矣。”

诸葛亮说,曹操基本上统一了中原地区,剿平了袁绍、袁术,在军事上政治上都占据很大优势。从刘备来说,如果想成就霸业,匡扶汉室,当然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直接把曹操赶下台。但是,此办法根本无法实现。因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只有先自己稳住阵脚,不被消灭,才能够谈得上进一步发展壮大,才能够消灭对手。如果操之过急,不仅不能够消灭对手,反倒会被消灭。这就是“以迂为直”的办法。具体到刘备当时的情况和天下的具体形势,就是北让曹操之锋芒,东结孙权为助力,向西发展自己,趁势占据荆州和益州,发展壮大自己。等到自己发展壮大起来,有了实力跟曹操一决高下,实现剿除曹操、复兴汉室、成就霸业的目的了。

长短之术

在权谋之术中,长短之术强调的就是要用所长、固所短之意。具体来说,有扬长避短、固长补短和以长击短三种变化。

李世民在当皇帝之前,曾和哥哥即李渊长子李建成争天下。

李建成有着先天的优势:身为长子,继承皇位天经地义;李渊的四子齐王李元吉和宰相裴寂也支持他。李建成也有着先天不足:军功不如李世民大,名望不如李世民响亮,人才不如李世民多。李世民的强项在于手下人才济济,弱势在于被李建成抢了先机做了太子,局面上稍稍处于被动。

李建成和李世民各有长短,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权力角逐。李建成曾想暗中杀害李世民。暗杀不成,又利用身份之利,多次在李渊面前中伤李世民,同时广布眼线,买通李渊身边的近侍和嫔妃,为太子大唱赞歌,并极力诋毁秦王。李渊开始对李世民产生不满,把他身边的幕僚一一调走,以剪除羽翼。房玄龄和杜如晦都被迫罢官。   形势对李世民极其不利。李世民派尉迟敬德去请房玄龄和杜如晦一起谋划对策。杜如晦建议李世民先发制人。李世民听从建议,派武将尉迟敬德在玄武门埋伏,袭杀了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。这就是著名的“玄武门之变”。不久,李世民继承了皇位。

李世民多年从军打仗,手下谋臣勇士如云,这是他角逐天下的长处所在。李世民利用文臣为其谋划方略,利用武将为其负责实施,最后,运用自己所擅长的“武斗”手段,解决了太子建成。这个案例,就是长短之术的具体运用。

奇正之术

通俗来讲,堂堂正正谓之正,出其不意谓之奇,也就是说以力较力,用硬碰硬,这就是正;用谋较力,攻其不备,这就是奇。

康熙擒鳌拜,用的就是奇正之术。鳌拜是顺治帝留下的顾命大臣之一,想要独揽大权,排挤其他几位大臣,最后成了一个呼风唤雨的权臣。康熙早就了解,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权臣杀幼帝另立太子的故事。为了避免此类事情在自己身上重演,夺回旁落的大权,康熙决定除掉鳌拜。

按照一般的路子,皇帝要废掉哪个大臣,一纸诏书即可办到;但是,鳌拜在朝廷上势力盘根错节,如果堂而皇之消去其权的话,很可能引起反扑。因此,只有出奇制胜。康熙先不动生色地将鳌拜的党羽以各种名义派出京城,逐步削弱他的势力;之后,康熙暗中动作,收人心植势力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康熙八年五月,皇帝将善扑营官兵埋伏宫中,并下旨令鳌拜进宫议事。鳌拜进入皇宫,被康熙逮个正着。随后,康熙宣布鳌拜结党营私“以欺朕躬”,将其定罪。

康熙废鳌拜的故事,运用的就是奇正之术。首先,在鳌拜实力强大之时,无法以力对力,只得设谋抓之,这就是康熙的用“奇”;等到把鳌拜逮捕,康熙先是公布了鳌拜的罪过,又派议政王大臣审问鳌拜之罪,并依法剥夺鳌拜的权力,且从轻而处,将其圈禁起来。康熙刚柔并济、奇正互用,尺度、分寸把握极为到位。

进退之术

进退之术,讲的就是“得”和“失”。物极必反,盛极即衰,在发达时要懂得自抑、谦和,留有余力,退后一步以求稳妥,这才是真正的权术,是人生的大智慧。

张良是战国末期韩国人。《史记》记载,张良的祖父三世为相,其父二世为相,张良一家五世为相,为韩国做出了重大贡献。但是,由于韩国地处诸侯之间,加上国王昏庸无能,最后,韩国第一个被秦国所灭。张良身兼丧国之痛,舍家财而寻揽天下英雄,在博浪沙刺杀秦始皇。事败后,流亡下邳,得到黄石公老人所传《太公兵法》。

张良参加秦末农民起义后,先辅佐刘邦攻破咸阳,再助刘邦打败项羽,一统天下,可以说,为刘邦称帝立下了不朽功勋。但是,当刘邦分封天下准备厚赏张良之时,张良拒绝了刘邦的好意,只接受了很少的封赏。之后,张良逐渐淡出政坛,很少过问政事。正因为张良早就参破了人生的得失,深知权力斗争的险恶,所以,他才能从“帝者师”退居“政治顾问”,并最后安享晚年,寿终正寝。

反观韩信,刘邦打天下,在军事上多亏韩信之力,而且,韩信垓下之战杀死项羽,为大汉立下不朽之功,赏无可赏。但是,韩信并没有看破人生的得失,对于权力过于执着,不知道退就是进,失就是得,反而一味求进,结果被吕后杀害。一代英才,死于妇人之手,可悲可叹。

韬晦之术

进退之术讲的是进和退,韬晦之术讲的则是“显”和“隐”。韬晦之术在时机不利的时候运用,是防御手段的一种。

司马懿和曹爽都是魏明帝托付遗孤的大臣。曹爽弄权,很快就把司马懿排挤出权力核心。但是,由于司马懿多年带兵,麾下能人才子众多,曹爽放心不下司马懿,所以,就派李胜去试探司马懿。当时,李胜正要出任并州刺史,于是借机到司马懿家辞行。司马懿装出身染重病的样子,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年老体病,恐怕就要死了。你这次到并州任刺史,并州靠近胡地,要加强戒备。我死了,就把我的两个儿子托付给你了。”李胜说:“我是去荆州,而不是去并州。”司马懿假装听错了话,问:“你要去并州?”李胜又说:“是荆州。”李胜回去禀告曹爽说:“司马公只比死人多一口气,形神早已分离,不用担心了。”李胜不仅被司马懿上演的假戏欺骗,而且还真的误以为司马懿大病将死。曹爽因此放松了对他的戒备。司马懿暂时在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,曹爽则更加猖狂。不料,司马懿趁曹爽陪皇帝扫墓的机会,突然发动了政变,夺回了大权,将曹爽逮捕并最后杀害。

司马懿运用的正是韬晦之术,欺骗了曹爽,使其放松了警惕。

借力之术

力有不逮的时候,就需要向别人“借力”。在权谋斗争中,总会有敌、我、友三方,从朋友那里借得力量来发展壮大自己,或者借助别人之力打击对手,这都是借力之术应有之意。

清兴之时,努尔哈赤曾带数万精兵犯明,但三次遭到宁远守将袁崇焕的阻挡不得寸土,自己反而在战争中受伤。努尔哈赤壮志难酬,又加上伤势严重,不久之后就死了。皇太极继位以后的第二年,挥师南犯,结果又被袁崇焕打败。皇太极回去之后,秣马厉兵,苦苦准备数年,再次率兵攻打明朝。此次,他避开袁崇焕,从内蒙一线越过长城,绕道山海关后方,长驱而入,直扑北京。袁崇焕听说之后,急忙率部勤王,在京城广渠门外列好阵势,将奔袭而来的清军打败。皇太极要想夺取大明天下,就必须得除去袁崇焕。而袁崇焕在战场上很难打败。既然力取不行,只好智取。于是,皇太极定下借刀杀人之计,收买明朝宦官,让他们向崇祯告发,说袁崇焕让满兵入关,是自己想当皇帝。崇祯政治经验缺乏,听了宦官诬告之后勃然大怒,立即将袁崇焕下狱问罪。最后,决然地将袁崇焕斩首。皇太极打不过袁崇焕,但是,他借崇祯之刀除去袁崇焕。皇太极“借力”之术直接造成了明朝自毁梁柱,为清朝入关奠定了基础。

任势之术

“势”指的是形势、外在的条件等因素。“任势”,说得就是要积极主动地营造有利条件,善于抓住转瞬即逝的时机,努力发展自己,或者积极打击对手。有了“势”,就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呈几倍甚至几十倍地增长;没有势,则很可能出现力气大但反遭束缚的情况。

秦朝末年楚汉争霸时期,刘邦和项羽胜负的关键之一,就在于二者一个善于力取,一个善于任势。

秦朝灭亡后,项羽携巨鹿之战的赫赫威名,自封为西楚霸王,分封19个王国,将刘邦赶到荒芜的巴蜀之地当汉王。项羽军事实力强大,但是为人刚愎自用,他焚阿房宫,杀害义帝,分封不公,失去了诸侯国的支持。虽然项羽军事力量强大,但是,在人心方面、力量支持方面却受到很大限制。反观刘邦,他为人外表宽和,而且善于团结人,善于争取民心。入关之初就约法三章,废除秦朝苛法。废掉秦王之后,又还军霸上,与百姓秋毫无犯。义帝死后,亲自为义帝发丧。争取了彭越和英布为后援,使他们能够在楚汉对阵时不断骚扰项羽。这样,刘邦虽然军事力量不如项羽,几次都被项羽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,但是,他善于任势,能够巧妙创造有利于自己不利于项羽的条件,并且能够把握时机实现双方力量对比的转化。

 

标签: 权谋书 权谋术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