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治通鉴政治权谋:搞政治就是在各种高大上的理由下谋取私利!

2019-7-26 仇大律师 权谋分享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第97卷 晋纪19

【原文】夏,五月,乙卯,帝不豫;六月,庚寅,疾笃。或诈为尚书符,敕宫门无得内宰相;众皆失色。庾冰曰:“此必诈也。”推问,果然。帝二子丕、奕,皆在襁褓。庾冰自以兄弟秉权日久,恐易世之后,亲属愈疏,为他人所间,每说帝以国有强敌,宜立长君;请以母弟琅邪王岳为嗣,帝许之。中书令何充曰:“父子相传,先王旧典,易之者鲜不致乱。故武王不授圣弟,非不爱也。今琅邪践阼,将如孺子何!”冰不听。下诏,以岳为嗣,并以奕继琅邪哀王。壬辰,冰、充及武陵王、会稽王昱、尚书令诸葛恢并受顾命。癸巳,帝崩。帝幼冲嗣位,不亲庶政;及长,颇有勤俭之德。

【译文】夏季,五月,乙卯(疑误),成帝身体不适。六月,庚寅(初五),病情加重。有人伪造尚书符令,敕令皇宫门人不许让宰相入内,众人都大惊失色。庾冰说:“这一定有诈。”推究查问,果然如此。成帝的两个儿子司马丕和司马奕年幼,都在襁褓之中。庾冰因为自己兄弟执掌朝政已久,怕皇帝换代之后,自己与皇帝亲属之间的关系愈加疏远,因而被他人所乘,常常劝说成帝国家外有强敌,应当册立年纪大的君王,并请求让成帝的同母兄弟、琅邪王司马岳为皇位继承人,成帝同意了。中书令何充说:“皇位父子相传,这是先王确立的旧制,改变旧制很少有不导致祸乱的。所以周武王不把天子之位传授圣贤的兄弟周公,并不是因为不爱他。现在如果琅邪王即位,拿两子孺子怎么办!”庾冰不听。成帝下诏,让司马岳为皇位继承人,并让自己的儿子司马奕承袭琅邪哀王司马安国的封号。壬辰(初七),庾冰、何充以及武陵王司马、会稽王司马昱、尚书令诸葛恢同时受任顾命国政。癸己(初八),成帝驾崩。成帝年幼时继位,不亲自处理政务。等到年岁渐大,颇有勤俭的德行。

【解析】每个人在职场,其实都是在寻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,不管借口和理由多么的高大上,都改变不了这个最为原始的目的。这段《资治通鉴》的材料,就是围绕皇位继承展开的,各种利益的博弈:

1、皇帝的造假

在皇帝重病期间,有人伪造尚书符令,敕令皇宫门人不许让宰相入内。而庾冰立即指出有诈,调查后,果然如此。然后呢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没有记载任何人被处理,被诛杀,这很是诡异。有人胆敢在皇帝重病期间,伪造尚书符令,不让宰相入宫,这是要隔绝内外啊,尤其是在皇帝重病随时可能过世的这个时间,可以说是个谋权篡位的重大事件,可是,最终不了了之。原因是什么?我们用利益推算法,谁获益呢,假定是宫人,此时皇帝是傀儡,而大权在皇帝舅舅庾冰和大士族何充手里,宫里面的人,即使控制了皇帝,其实也控制不住朝堂,因为没有实力。既然宫里人没有控制朝局这个实力,即使控制了皇帝自己也不会有啥好处,谁还干这个事情呢?其实推论只有一个,就是皇帝不想被权臣控制,想自己独立的解决谁来继承皇位的问题。自己又不敢直接这么做,只能使用假的符令看看能不能把宰相们排除在外。但是目的没有达到。庾冰调查到了皇帝头上,这个事情自然不了了之。皇帝想通过隔离宰相进宫,这个外在的形式,来掩盖自己,想独立解决继承人的政治目的。

2、庾冰的私心

庾冰是东晋成帝的舅舅,一直把持着大权,他的权力心思在这里记载的很清楚“庾冰因为自己兄弟执掌朝政已久,怕皇帝换代之后,自己与皇帝亲属之间的关系愈加疏远,因而被他人所乘,常常劝说成帝国家外有强敌,应当册立年纪大的君王,并请求让成帝的同母兄弟、琅邪王司马岳为皇位继承人。”庾冰怕自己失去权力,因为立了还在襁褓里的孩子做皇帝,新皇帝还有自己的舅舅,而庾冰的关系与新皇帝就相当的疏远了,但是他不能用这个私人利益的理由说出来,于是找到了一个高大上的借口,东晋帝国的外部环境不稳定,外部的强大敌人太多,需要册立年龄大的才行。一副忠心为国的政治形象,考虑国家的远大政治未来,把自己的私利隐藏其中,毫无破绽。如果庾冰直言内心的这种权力诉求,那么立即就会被当成小人。玩政治,都是如此,把自己的个人利益夹带在高大上的政治借口之下。同时为了维护利益划分平衡,也照顾到了皇帝儿子的利益。如果不做这个政治安排,恐怕不仅仅皇帝不会安心交权给自己的弟弟,皇帝的皇后家族也不会同意这个安排。

3、何充的阴暗

何充的表现就更加的隐蔽了,“皇位父子相传,这是先王确立的旧制,改变旧制很少有不导致祸乱的。所以周武王不把天子之位传授圣贤的兄弟周公,并不是因为不爱他。现在如果琅邪王即位,拿两子孺子怎么办!”他拿出了父死子继的汉族传统的传承规律,貌似维护了帝国的正统伦理,其实不是这样,何充知道庾冰是皇帝的舅舅,如果现在换成皇帝的同母弟弟,他还是舅舅,而何充并不能得到什么好多处。而如果自己努力把当下皇帝的幼子扶上位置,那就有拥立之功,同时能够削减庾冰的权力,而新的皇帝外戚是新兴势力,一时半会还不能把何充怎么样,这种局面下,何充就成了一把手。更加深的目的,就是,如果把襁褓里的幼子扶上帝位,更能够挟天子号令天下。这样的皇帝是标准的傀儡。但是庾冰却选择一个与自己血缘关系最近的年长皇帝,其实这里面是有很大风险的,那就是你认为血缘关系重要,说不定这个成年的皇帝,看不惯你庾冰控制权力,以死相争,或是使用手段除掉权臣都有可能。而立娃娃皇帝,尽管血缘关系远,但是权力稳定性更强。这一点上,庾冰不如何充思维深。

皇帝在用假符令来掩盖自己想独立决策的目的,庾冰用国家外有强敌需要成年皇帝,来掩盖自己不想失去血缘亲近的权力目的,而何充则是利用传统,想控制娃娃皇帝获取更强大的权力控制得政治目的,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私心做掩盖,都在寻找高大上的借口,政治游戏从来都是这么玩的,你如果直接听信他们口上说的,那就太过于幼稚了。其实最终还是实力决定的政治格局,庾冰是此时最大的权臣和政治势力,皇帝的借口没有骗过他,而何充此时并不是对手,所以,最终还是立了皇帝的同母弟弟,政治走向,从来看的就不是借口谁的更加高大上,而是看势力的强硬程度,谁的拳头硬,就听谁的。目的毫无地例外的都是维护自己的权力,别管借口多么的好听!

标签: 政治走向 政治安排 政治借口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