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治通鉴职场:管理无定式!

2019-4-30 仇大律师 权谋分享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第17卷 汉纪9

【原文】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,屯云中;中尉程不识为车骑将军,屯雁门。六月,罢。广与不识俱以边太守将兵,有名当时。广行无部伍、行陈,就善水草舍止,人人自便,不击刁斗以自卫,莫府省约文书;然亦远斥候,未尝遇害。程不识正部曲、行伍、营陈,击刁斗,士吏治军簿至明,军不得休息;然亦未尝遇害。不识曰:“李广军极简易,然虏卒犯之,无以禁也。而其士卒亦佚乐,咸乐为之死。我军虽烦扰,然虏亦不得犯我。”然匈奴畏李广之略,士卒亦多乐从李广而苦程不识。

【译文卫尉李广担任骁骑将军,驻守云中郡,中尉程不识担任车骑将军,驻守雁门郡。六月,朝廷罢免了他们二人的军事职务。李广和程不识都以边境郡守的身份指挥军队,当时很有名气。李广指挥行军没有固定编制和行列阵势,选择水甜草肥的地方驻扎下来,人人自便,夜间也不派设巡更士兵敲打着刁斗警卫营盘,军中指挥部的文书简单便宜;但是,也远远地派出监视敌军的侦察哨兵,军营未曾遭到袭击。程不识则整肃军事编制,讲究队列和布阵安营,夜间敲刁斗巡逻,军中官佐处理军队文书一直忙到天明,军队不能随意休息;然而也没有遇到危险。程不识说:“李广的军队管理很简单,但是,如果敌人突然袭击它,就没有办法抵御;而李广的士兵也很自在,都心甘情愿地为他拼力死战。我的军队虽然军务烦扰,但敌人也不能侵犯我。”但是,匈奴人更害怕李广的谋略,汉军士兵也多数愿意跟随李广作战,而苦于跟随程不识。

【解析】该如何管理一个组织,可以说古今中外的管理方法手段,汗牛充栋。其实无外乎宽严两种方法。这段资治通鉴的材料就集中体现了这两种管理方式的对立。

1、司马光的观点

这段《资治通鉴》材料之后,司马光直接以“臣光曰”进行了点评——《易经》说:“军队一出动就要有严格的军纪,否则,不论胜败都是凶。”这是说统领大军而不用法纪来控驭,没有不凶的。李广统领军队,使人人自便。凭李广的奇才,这样是可以的,但是,不能把他的方法引为楷模来效法。为什么呢?谁要继续沿用这一方法却很难,更何况与李广同时做将领的人呢!说到普通人的本来性情,都喜好安逸,而不知道接近祸害的危险,那些士兵们既然认为程不识治军严苛烦扰,而愿意跟随李广作战,势必将要仇视他们的长官而不服从指挥。这样说来,指挥军队简单便宜的危害,就不仅仅是李广的军队无法防御敌人突然袭击之一点了!所以说“军队的事情要始终严格”,统领军队,也就是严格而已。如果这样的话,仿效程不识用兵,即便是打不了胜仗,还可以保证不失败;如果学习李广的方法,很少能避免全军覆灭的结局啊!

司马光这段话指出,李广这种松散式的管理,极具个人色彩,不便于复制和推广,容易打败仗。程不识严格管理有两大缺点。一是,军务烦扰,训练巡逻等工作太多,;二是,士不乐死,手下人都不喜欢被严格管理,积极性不高。但是这种严格管理能够让部队立于不败之地。

2、司马迁的观点

司马迁在《史记》《李将军列传》中指出“是时汉边郡李广、程不识皆为名将,然匈奴畏李广之略,士卒亦多乐从李广而苦程不识。”意思就是,从对手的角度而言,尽管李广和程不识,都是名将,匈奴最害怕李广,而且士兵都喜欢李广而讨厌程不识。司马迁是赞同李广的。毕竟战争就是为了打赢对手,而不在乎管理的手段。貌似宽严都有道理。

清朝的大学者王夫之在其名著《读通鉴论》里,对这个管理手段,做了分类和调和,他指出“为将者,有攻有守,有将众,有将寡。不识之正行伍,击刁斗,治军簿,守兵之将也。广之简易,人人自便,攻兵之将也。束伍严整,斥堠详密,将众之道也。刁斗不警,文书省约,将寡之道也。严谨以攻,则敌窥见其进止而无功。简易以守,则敌乘其罅隙而相薄。将众以简易,则指臂不相使而易溃。将寡以严谨,则拘牵自困而取败。故广与不识,各得其一长,而存乎将将者尔。将兵者不一术,将将者兼用之,非可一律论也。”

这段话的意思就是,李广和程不识两个人都对,李广是进攻型的领导,程不识是防守型的领导。进攻性的领导需要自由和松散。而防守型的领导需要严密和严格。另外和管理人的规模相关。人多了,必然严格化,流程化,详细化,但是管理的人少,就需要放松,如果管理的严格了就会自己弄得太复杂而失去了机动性。从而自困导致失败。这两个人都做的对。

3、权谋网的观点

其实管理真的没有统一的标准,并没有好坏之分。关键是适应当下具体的管理环境,完成组织目标。

A、首先是管理阶段问题。

如果是创业阶段的,或是战斗阶段,各种情况瞬息万变,这就需要极大调动员工或是士兵的个人积极性,完全的让其快速的发挥出来,这就需要给其极大的自由度。

而如果是守业阶段,或是相持阶段,各种事情都有固定的程序和处理方法,没有太多的突发事情,这就需要避免个人的发挥,必须严格按照流程来,尽管牺牲了效率但是维护了稳定。

B、其次是被管理人素质、

如果是素质比较低的基层员工和民工,这样的人文化素质不高,只需要他们出卖劳动力,并不需要他们的创造性,那么就要采用严格管理的方式,计件工资等。

而如果是管理的人层次比较高,需要个人的创造性,参与度比较高,而工作难以量化的,人才比较稀缺的,这就需要给予更多的自由,调动积极性。需要松散的管理方式。

C、第三是管理规模问题。

每个组织都会有规模问题,大多数情况下,如果管理百人一下的公司。老板就能够直接指挥,监察,也就不需要更多的组织内部流程。这样的松散管理就会避免各种制约和内耗。

而如果组织规模庞大,管理分好几个等级和地域,这就需要有严格的流程管理,这样能够提前避免各种不可预知的风险。能够把风险控制在最低的程度。

D、第四是工作性质问题。

这就回到了王夫之说的,如果是进攻型的组织,必须放松式的管理。而如果是防守型的组织就必须是严格的管理方法,这是针对工作性质作出的内部改变。

如果这个用在现代企业管理,就是业务类型的工作,需要业务人员主动公关做单,这样的管理,就无需一大堆的表格,请示。而是给业务量,给自由发挥。但是内部事务性工作,就必须详细化管理。

E、第五是个人风格问题。

每个人管理者自幼的成长环境不同,接触的人群不同,受到的教育不同,就会形成自己不同的管理风格,接受平等教育,西方教育,成长环境宽松的人,容易采用松散管理。

而如果从小如果在父权的环境下,受到权威的影响,一直在严格管理的环境下工作的人,就会采用严格的管理,这样的人性格独裁霸道,说一不二的性格,需要严格管理。

所以,经过上述的整体分析,我们能够看出来,管理没有好坏之分,也不能做简单的调和,需要根据自己的管理阶段,管理规模,管理事项,被管人群,管理风格,这五大方面,来整体确定来选择是严格管理还是松散管理,适合的才是高效的。因此,管理无定式,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任何思维单一化,静态化,都不是权谋思维。

 

 

 

标签: 权谋思维 管理定式 思维静态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