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鉴解析:杀鸡给猴看的收权术!

2019-4-5 仇大律师 权谋分享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第111卷 晋纪33

【原文】珪常以燕主垂诸子分据势要,使权柄下移,遂至败亡,深非之。博士公孙表希旨,上《韩非》书,劝以法制御下。左将军李粟性简慢,常对珪舒放不肃,咳唾任情;珪积其宿过,遂诛之,群下震粟。

【译文拓跋珪常常认为,后燕国主慕容垂让自己的儿子分别把持要害地方,使大权下移,才导致自己的失败灭亡,他觉得这种做法非常错误。博士公孙表迎合他的意思,向他呈上了《韩非子》,劝说拓跋珪用严格的法令制度来驾驭属下,左将军李粟性格傲慢无礼,常常对拓跋珪随意放纵、十分不敬,甚至咳痰吐唾沫,也是无所顾忌。拓跋把他以往的这些过失加在一起,于是把他斩了,下属百官为此震惊惧怕。

【解析】几乎所有的管理书籍都有授权术,如何给属下有效的授权,但是大家都几乎回避了,如何收权。如何把放出去的权力收回来?很多人想当然的认为,一纸文件不就搞定了?这个回答,几乎是没有做过管理的人信口开河而已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和借出去的钱一样,等你去要的时候,并不是想的那么容易,一个电话过去别人就立即还钱了?

拓跋珪是北魏的一代雄主。在开疆拓土的阶段,和众多的将士称兄道弟,吃住在一起,毫无权威可言,但是到了稳定阶段,如何把放出去的权力收回来,让大家都明白不是兄弟关系,而是上下级关系,这个是需要费脑子的,不过作为一代帝王,他采用了三大步骤,一下子就收回了权力。

1、用历史经验,来释放政治信号

拓跋珪不断的提起,慕容垂让自己儿子把持要害地方,让权力下移,这个例子。这是什么意思,领导在想什么?在释放一个什么样的政治信号?仅仅是在讨论慕容垂的历史经验?如何这样想,就太过于简单了。领导很忙的,需要日理万机,每天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不会没事瞎想,而是有目的的。什么目的?是儿子把持大权?还是权力下移?如果是儿子把持大权,还用得到讨论?这个内部隐秘的事情,只能偷偷的处理,不然内部动荡。很显然,拓跋珪并没有隐秘的进行。所以,这个政治信号只能是,权力下移。拓跋珪在考虑如何解决权力下移的问题。深层次的就是如何集权御下的问题。

既然是释放政治信号,为什么拓跋珪不提起,汉高祖刘邦刚建国的案例?“高帝全部除去秦朝烦琐的礼仪,力求礼仪规则简单易行,这时群臣们饮酒争功,喝得酩酊大醉,有的人就胡喊狂呼,拔剑乱砍殿柱,高帝渐渐对这种现象产生了反感。”(出自《资治通鉴》汉纪4)这样对于后面,杀爱咳嗽吐痰的李粟岂不是更加合适么?我猜想,一来可能是拓跋珪是鲜卑族对汉朝的历史不熟悉,或是很熟悉,但是怕自己手下这些马背上的将军不熟悉,再或者是不想把自己的意思释放的太过于明白。所以,拓跋珪,直接就用了时间比较近的事件,而且慕容部也是鲜卑族的一支,大家更加熟悉。

2、用经典理论,佐证行为合法性

释放政治信号的目的,很大层面就是为了引导舆论和为下一步行为造势。很多人不理解,为什么做事之前为什么要释放什么信号,直接下手不就行了。不懂政治的人,都认为一言九鼎的皇帝直接下圣旨就能推进政治了。其实不是那么回事,政治是一个各方势力的集合,作为皇帝也只是最大政治势力的代表而已,如果自己贸然的推进一个政策,别人不支持怎么办,强行推进,就会阻力重重,弄不好就会失去权威性和严肃性,所以,释放一些信号,来投石问路,看看大家都是怎么看的,然后根据大家的反应来对自己的行为调整。所以,政治信号的释放就必然要求模糊性,这样能够进退自如。

面对拓跋珪释放的政治信号,作为博士的公孙表猜透了他的心思,立即进献了《韩非子》这本书,来迎合拓跋珪的这个政治信号。韩非子是法家理论集大成者,写的这本书,推动了秦朝中央集权成为大一统帝国的形成,主要内容就是君主如何独裁和集权。这样的书,拓跋珪会没有看过?可能性不大,如果没看过,面对公孙表的进献就会很讨厌,就这么好的书,你干嘛藏着掖着,现在才拿出来。很显然,这本书并不是让皇帝看的,而是这个进献书籍的行为是让群臣看的,皇帝的欣然接受,让大家明白,皇帝接下来严格管理部下的方法,都是有理论基础的,都有具有历史合法性的。

3、用杀鸡行为,来推动当下实践

释放了政治信号,又在理论上论证了合法性,那么接下来,就该下手干了。拿谁开道,其实就是拿谁开刀的问题。政治讲究次序,走不好步骤,选不好对象,直接就会让自己的政治行为功亏一篑。所以,拓跋珪就要选择合适的人下手,这样的开刀对象,必须符合三个条件,首先,位置足够高,但是不能有盘根错节的势力,这样有影响力,且后遗症比较小。第二,这样的人应该是不合群,这样处理的时候,大家所有的同僚不会去救他,而且可能会落井下石。第三,就是他得罪权力的行为是很明显的,行为既有代表性,这样才能有敲山震虎的作用。

正好,李粟完全符合了拓跋珪要立威的对象。直接拉过来杀了。资料的记载,“积其宿过”就是之前的种种不好积累起来,给杀了。如果有大事绝对就说了,没写,这说明没有大事,所以才把“舒放不肃,咳唾任情”这么个小事,拿出来说事,就是李粟并不严肃,和领导没大没小的,完全没有上下级意识,咳嗽吐痰,都成了一个被诛杀的罪过。其实,权谋家都是“诛小罪,释大过”的。小事诛杀,让人人自危,有极强的震慑效果。如果找个罪名大的杀了,大家不会有啥感觉,我这些都是小毛病,不会和犯大错人的一样上纲上线,所以领导杀大的,也就失去了震慑的效果了。

拓跋珪通过杀了李粟,这只鸡,立即给群臣敲响了警钟,所有大臣的“震粟”表现,就是拓跋珪所期待的。完成了授权的目的。接下来,大家都会老实很多。为什么杀鸡给猴看,而不是直接杀猴呢,其实道理大家都懂,政治就是妥协,而不是杀伐,如果直接杀了猴子,恐怕不但不能敲响警钟,反而会逼反他们,这样非但达不到目的,而且会损失惨重,这是搞政治的人所不愿意看到的。大家都希望低成本的解决问题。所以,采用拓跋珪的上述步骤,来完成集权的过程,是很有必要的!

标签: 收权术 杀鸡给猴看 诛小罪释大过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