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鉴职场:做老大,人事问题稍有不慎,就会沦为橡皮图章!

2019-4-3 仇大律师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第211卷 唐纪27

【原文丙子,申王成义请以其府录事阎楚为其府参军,上许之。姚崇、卢怀慎上言,“先尝得旨,云王公、驸马有所奏请,非墨敕皆勿行。臣窃以量材授官,当归有司;若缘亲故之恩,得以官爵为惠,踵习近事,实紊纪纲。”事遂寝。由是请谒不行。

【译文丙子(十八日),申王李成义请求唐玄宗同意将自己的王府录事阎楚任命为王府参军,唐玄宗表示同意。姚崇和卢怀慎向玄宗进谏道:“臣等在此之前曾得到陛下的旨意,说凡王公、驸马有所奏请,如果没有陛下亲笔书写的墨敕,均不能生效。臣认为根据才能授予官职,是有关部门的职权;倘若由于有亲朋故旧的恩情,就可以以朝廷的官爵相赠,那就是继承中宗皇帝的弊政,这样做实际会紊乱朝廷的法度。”于是这件事便搁置下来。从此请托之风不再流行。

【解析】申王李成义为部下请托人事任命,被姚崇和卢怀慎进谏阻止。正面体现了唐玄宗不为私情,维护了朝廷的正规人事任命制度。但是真实的社会中,这背后的利害计算,不是想的那么简单:

1、李成义为什么为阎楚请托

李成义站出来为阎楚请托,上级为下级请求官职。如果站在李成义的角度,无非是两个原因,一个是加强自己的嫡系力量,提升自己的心腹。一个是某种原因欠了下属一份人情,抹不开面子不得不请托。

通常情况下,为下属请求官职,都是在职场最为忌讳的。如果任命了,阎楚肯定对申王李成义感恩戴德,而不是对唐玄宗感激。如果唐玄宗拒绝了,下属会记恨唐玄宗。

很多不成熟的领导,对权力没有敏感度,一看这个下属的确有功劳有能力,就同意了人的请托。其实无从中自己的权力就被架空了。让人在眼皮子地下形成了自己的势力。

2、姚崇和卢怀慎进谏的权术

申王李成义推荐自己的下属阎楚做王府参军,其实就是让唐玄宗陷于进退两难的权力困境。同意吧,阎楚不感恩,自己的权力成了橡皮图章;不同意吧,一个小官职得罪了申王,让阎楚记恨。

姚崇和卢怀慎进谏,表面上是拒绝了唐玄宗的任命,属于对权力的阻碍和对领导的意见对抗,其实,这样恰恰能够吸引仇恨,让唐玄宗轻松的摆脱权力困境。

姚崇和卢怀慎敢于进谏,表面上敢于和不正之风作斗争,其实他们都是权臣,明晰权力心思,才能够劝阻唐玄宗,如果只是一味的莽撞,领导是讨厌这样的下属的。这里是他们二人为皇帝唱黑脸而已。

3、唐玄宗权力角度思维方式

做领导的任何时候,第一时间的反应都是从权力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。人事问题,必须控制在自己手里。所以唐玄宗宣布“凡王公、驸马有所奏请,如果没有陛下亲笔书写的墨敕,均不能生效”。

姚崇和卢怀慎说的“臣认为根据才能授予官职,是有关部门的职权”显然,对于唐玄宗而言是不置可否的。因为这样无形中剥夺了皇帝的权力,都走程序了,权力何从体现?

所有成熟的权谋家,都是采用的这个手段,人事推荐和选拔测试,都必须在有关先走程序,最终报到领导处批准。如果领导不同意,程序就走不完,领导不吸引仇恨,也掌握最终的权力。

经过上述的分析我们能够看出来。人事问题的背后不仅仅是量才授官的问题,而是权力的问题。稍不注意就会被人家把权力给窃走,自己本来拥有的权力就会被架空,自身退化为橡皮图章,最终会被架空,完全丧失自己的势力,不能不慎重。

标签: 权力困境 权力尴尬 吸引仇恨

评论:

雨后初晴
2019-04-04 12:28
难道真的要处处考虑权及吗?
仇大律师
2019-04-05 17:51
@雨后初晴:树欲静而风不止。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想的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