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治通鉴智慧:权力内斗的出招和骗招!

2019-9-2 仇大律师 权谋分享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第171卷 陈纪 5

【原文】祖珽与侍中高元海共执齐政。元海妻,陆令萱之甥也,元海数以令萱密语告珽。珽求为领军,齐主许之,元海密言于帝曰:“孝徵汉人,两目又盲,岂可为领军!”因言珽与广宁王孝珩交结,由是中止。珽求见,自辨,且言:“臣与元海素嫌,必元海谮臣。”帝弱颜,不能讳,以实告之,珽因言元海与司农卿尹子华等结为朋党。又以元海所泄密语告令萱,令萱怒,出元海为郑州刺史。子华等皆被黜。珽自是专主机衡,总知骑兵、外兵事,内外亲戚,皆得显位。帝常令中要人扶侍出入,直至永巷,每同御榻论决政事,委任之重,群臣莫比。

【译文】祖珽和侍中高元海共同执掌北齐的朝政。高元海的妻子,是陆令萱的外甥女,高元海屡次把陆令萱的秘密话告诉祖珽。祖珽要求做领军,北齐后主答允了,高元海秘密向后主说:“祖珽是汉人,双目失明,怎么能做领军!”并且说祖和广宁王高孝珩有勾结,因此没有任命。祖珽求见后主,为自己辨白,说:“臣和高元海素来有怨仇,一定是高元海诽谤臣。”后主脸皮薄,不能回避,只得把实话告诉他,祖于是说高元海和司农卿尹子华等人结成朋党。又把高元海所泄露的秘密话告诉陆令萱,陆令萱大怒,把高元海贬为郑州刺史。尹子华等人都被罢官。祖珽从此专门主管朝廷的枢要机关,总辖执掌北齐的骑兵、外兵军务,内外亲戚都得到显要的官职。后主常常叫亲近的太监搀扶祖珽出入,一直送到宫里的长巷,时常同后主在御榻上商量决定朝廷的政事,托付给祖珽的重要任务,是别的臣子所不能比拟的。

【解析】权力最讨厌被分割,所以任何的联合执政,都不会持续太久,祖珽和高元海之间必然有一战。只是先出手罢了。这就好比擂台上的两个选手,都在互相绕圈子,以骗招来引诱对手暴露漏洞,从而给出致命的一击。这场精彩的对决开始了!

1、高元海首先发招

北齐后主是陆令萱从小养大的。所以,陆令萱在对后主有着极大的影响力。高元海是陆令萱的外甥女婿,之所以把陆令萱私底下的话都告诉祖珽,相信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话,其目的就是刺激祖珽对陆令萱不满,从而让他下手对付陆令萱,一旦祖珽对付陆令萱,高元海就能够让后主直接讨厌祖珽从而弄掉他。

高元海首先发招,用的就是挑拨离间,让引诱祖珽对抗陆令萱,从而让后主讨厌祖珽。权谋内斗通常而言,都是引诱目标对抗强者,或者引导反击领导喜欢的人开始的。

2、祖珽的高明回应

祖珽听到高元海传来的陆令萱的私下言论,他并没有冲动找陆令萱算账,或是认为高元海对自己掏心掏肺,从而把他当成知己,对于权谋高手,立即就判断出他的动机,于是祖珽不同声色,直接要求为领军,这样主动打破政治平衡,让高元海出面阻止。兵法讲究攻其必救,高元海不想祖珽增加权力。

所以高元海一反对阻止,就让祖珽有机会在他的政治动机上做文章了。高元海阻止攻击祖珽的行为,被祖珽解释为,其高元海动机就是想踢掉制衡,而且结党,威胁后主。

3、除掉高元海核心

仅仅让领导怀疑高元海的不良动机还不够,还必须让领导认为他有威胁权力的实力,于是就诬告他和司农卿尹子华等人结党。让齐后主感觉到了不得不除掉。但是政治讲究的斗争从来就是先除掉政治势力,再剪除政治羽翼。而祖珽立即把当初高元海泄密陆令萱的话,告诉了陆令萱。

本来高元海能够上位基本上就是依靠背后陆令萱的势力,此时陆令萱认为高元海口风不紧,出卖了自己,一个出卖自己的人,怎么能用,所以,高元海立即就失去了陆令萱的信任。

祖珽成功引诱高元海先出实招,从而找到了攻击的点。很多人会问,为什么齐后主在对待祖珽的事情烦反复无常,其实是,齐后主的权谋水平不高,并没有把政治平衡当成会事。很容易的就被下面这些老油子给忽悠了,这也为什么他会快速亡国的原因。

标签: 政治平衡 权谋内斗 内斗出招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