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鉴智慧:三招搞定混乱局面——破解众人闹事的智慧!

通鉴智慧:三招搞定混乱局面——破解众人闹事的智慧!

2018-7-13 仇大律师 权谋分享

【出处】《资治通鉴》 第43卷 汉纪35

【原文郡国群盗处处并起,郡县追讨,到则解散,去复屯结,青、余、幽、冀四州尤甚。冬十月,遣使者下郡国,听群盗自相纠,五人共斩一人者,除其罪;吏虽逗留回避故纵者,皆勿问,听以禽讨为效。其牧守令长坐界内有盗贼而不收捕者,又以畏捐城委守者,皆不以为负,但取获贼多少为殿最,唯蔽匿者乃罪之。于是更相追捕,贼并解散,徙其魁帅于他郡,赋田受禀,使安生业。自是牛马放牧不收,邑门不闭。

【译文各郡、封国的盗贼处处并起,郡县追击征剿,军队到时盗贼就散开,军队离开后又重新屯聚集结,青州、徐州、幽州、冀州四个州尤其厉害。冬季,十月,朝廷派使节到各郡、封国,听凭盗贼们自相检举攻击。五个人共同斩杀一个人,免除五个人的罪。即使官吏畏怯逗留、逃避、故意放纵盗贼,也一律不追究,允许以擒贼讨贼立功。州、郡太守、县令县长在所辖界内有盗贼而不拘捕,或因畏惧懦弱弃城放弃职责的,全都不予处罚,只看捕获盗贼的多少来排列先后名次。仅对窝藏盗贼的人才加罪。于是,大捕盗贼,盗贼全部解散。把他们的头领迁徙到其他郡,给他们土地,供应粮食,使他们安心生产。从此以后,放牧的牛马晚上不用牵回,城门夜间不用关闭,一片升平景象。

【解析】整个组织管理混乱,上下勾连,政令不行,面对不特定的大多数,如何能够最小的牺牲,最短的时间,让其秩序井然?法不责众,又不能不做出处理,如何破解这个千古难题?刘秀整治社会治安,让混乱的社会,转入有序的三大招法,可谓是经典。现在权谋分析这个绝妙手段:

1、管理难题

面对混乱的治安局面,有三大难题摆在前面。第一,是不特定的大多数,中国历来是法不责众,都处理不现实,不处理的话,权力没威严。如何平衡,罚谁、放谁的问题?第二,面对“到则解散,去复屯结”这种游击战手段该如何破解?对于之前追讨不利的官员又该如何处理,让其不成为阻力?

2、破解招法

可以这么说,社会混乱治理,刘秀的三大招法可以说是历史上唯一成功有效的手段。首先,免除所有官员的后顾之忧,不追究责任,只追求效果。一下子接触了官员的后顾之忧,注入了极大的积极性。其次是让盗贼立功者免罪,内部互相残杀。最后是把头领和群众隔离,给其生存出路。

3、权术妙处

这三大招法的细品起来,非常的有味道。犹如一件智慧艺术品。国家放弃了对有错误的官员追究,只要不继续窝藏,都予以赦免。不看重过去,之看重未来效果。继而,五人共斩一人者,除其罪。从比例上之追究20%人的责任,给了大家改过自新的机会。对于自首的头领,调离给出路,没有逼他们玩命。

4、背后原理

这个看似不相干的三大手段,其实有着潜在的权谋逻辑。首先是让官员无压力的投入到捕盗中去,形成这外部的政治高压。这个政治高压会让盗贼内部分裂,死一个,五个人就能免罪,注入了盗贼内部的猜疑基因,破坏了内部的信任。把那些头目都迁往外地,没有杀绝,就是让群众没有组织力,不再复发。

5、职场运用

刚接手一个混乱的组织,如何快速的有序起来,必须破坏掉早期的利益关系,信任关系,组织关系。所以,首先释放管理层的动力,让其成为高压管理环境,5人联名揭发,可以既往不咎。对于之前的组织者,认识到错误改过自新的组织者,可以换部门使用。没有人组织,组织者没人,破解游击战。

可能很多人不理解,为什么不追究管理层的责任呢?这个和管理上的必须奖罚分明是不是冲突,其实这就是特殊时期的手段。之前的混乱,必然有管理责任,如果去追究管理责任,他们就会消极的执行政策,外围的高压态势就没有,没有外围的高压态势,盗贼内部就不会分裂。何来自残局面?

标签: 智慧艺术品 权谋艺术品 高压态势

评论:

水10
2018-07-23 11:27
我曾反复读这篇文章,对我个人来讲,实用性不是很强。

现在的社会和古代社会,老百姓在人身自由上、经济上已经不日可语,哪怕大的框架还在。

其一、古代社会是官本位,老百姓惧官,告官要先打几十个板子才准告;
现代社会也是官本位,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已形成一种相对普遍的意识。(虽然可能会笑话我,太幼稚。是的,只要威胁到统治的地位,随时可以收拾,暗箱操作,但是当权者也会相对慎重很多。)现在要让闹事的人起来相互揭发,可能性非常少。

其二、现在闹事的,政治上的,往往都有强大的外部势力从经济上、组织的渗透、扶持。并不象古代,只是匪兵之间的斗争。像伊朗、叙利亚、埃及等等国内的混乱都有美国的影子。

其三、职场而言。闹事的往往不会是中层干部,而是基层。而现在招工非常困难,在广东等地,招工还要给劳力介绍所介绍费;鼓励工人招自己的老乡来工厂干活,介绍一个给一、二百的介绍费。

工人还怕找不到活吗?我能在这家工厂找到3000-4000的活,我在别的工厂也能找到。这么低的工资,工人根本无所留恋。

由于我本人的阅历、见识的局限,可能上面的观点有所偏颇;我并不认为我做不到,别人就做不到。我诚心诚意这样认为:正如一架钢琴,同样的乐器,同样有十个手指头,但是有的人弹出的噪音,有的人弹出的佳乐。有可能的话,指点一二。谢谢!

这种情况,我认为用的策略是拉一批,孤立一批,打一批。拉要有利益上的轻微让步;打,打死、开除领头闹事的。

发表评论:


Powered by mou5.com sitemap